校园性教育课程开展的缺陷性需要补充要大胆
 
发布时间:2020-04-20 19:45     浏览:    
 
 
  8月12日在江苏南京发生的一起猥亵女童事情,继续占有舆情热搜榜。据媒体报道,当天,一名网友的爆料称,在南京南站候车室内,一名女童被同行年青男人猥亵。小女孩的表情麻木,似乎也不知道回绝。在周围旅客纷纷投来凝视的目光后,这家人才匆匆离开。
  
  8月15日上午,南京铁路警方通报称,经查,女童系涉事男人父母的养女,警方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对现年18岁的涉事男人段某某刑事拘留。
  
  此后有媒体曝出,养父段某承认是他教导无方,没有太介意这一方面的家长教育,现在后悔不已。
  
  我国性学会性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、华中师范大学性学教授彭晓辉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以为,南京这起猥亵女童事情说到底是愚昧无知形成的,家长没有进行制止,女童也没有认识到被这样对待是错误,家人对此见怪不怪,习以为常。
  
  彭晓辉表明,在我国,很多人在性的某一些常识上都是无知的,甚至可以说是“性盲”,这也足以说明,当时普及性教育的紧迫性。
  
  就在该事情曝光后,8月14日,在重庆某医院候诊大厅内,有男人当众猥亵未成年少女,女孩全程都在玩手机,无抵挡心情。
  
  此外,近期,郑州市公安局接部分网友举报,称网站“西边的风”存在大量猥亵女童的视频。8月17日,郑州市公安局通报,经初查,吴某升伙同王某才、曹某丽,以拍照儿童教育片为名欺骗未成年人拍照不雅观视频,并上传至其开设的网站“西边的风”。现在,因涉嫌猥亵儿童,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依法刑拘。
  
  关于校园性教育的争议
  
  几天时间里,多起与猥亵儿童、恋童癖相关的事情不断挑动着言论的神经。这期间,一篇题为《家长嫌性教育太早,恋童癖可不会嫌孩子太小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疯传,儿童性教育话题再度成为言论焦点。
  
  在上述事情曝光之前,今年3月,我国的儿童性教育问题曾由于一部小学教材被言论广泛评论。
  
  3月初,有媒体报道称,杭州一位家长在其微博上吐槽校园发放的《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标准太大,引发网友热议,终究导致校方决议将该书收回。
  
  中新网记者了解到,这本由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编写的《珍爱生命——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系列图书,现在仍在北京的一些小学中运用。推动这本书进校园的公益安排“希希学园”负责人韩学梅告诉中新网记者,尽管该书的争议已曩昔5个多月,但出版社和编写组的压力仍然很大。
  
  “他们只想静静做事,假如再被言论炒热,又会或许面对新问题,所以低调点比较好。”韩学梅说。
  
  “其实读本没有什么问题,由于它彻底符合联合国关于归纳性教育的要求。”努力在广州的社区和校园推广性教育的公益安排“爱生长”教育(爱生长归纳性教育讲堂)教研主任苏晓雯对中新网记者分析,家长感到读本标准大的原因是,那本书中触及的性的定义、性教育的内容挑战了家长自己的价值观。
  
  苏晓雯说,一些家长看来,性教育便是“青春期”和“防性侵”两个部分,其他的内容超过了他们的认知,就以为“讲多了”。
  
  “在一些人的观念中,谈论性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,一些家长因而以为,性教育只是孩子在青春期才用学习的,这也是咱们在和校园、社区评论性教育时,其中一个比较困难的地方。”她说。
  
  材料图:2013年,12岁的湖南女孩思思(化名)被同村74岁老人道侵并产子,这一消息曾引起媒体及社会各界广泛关注。图片来历:CFP视觉我国
  
  不能忽视的猥亵儿童犯罪案件
  
  有7年推广性教育经历的苏艳雯对记者介绍,这些年来,据她回忆,在向中小学推广性教育课的过程中,她遇到个别校园提出过“能不能男女生分开上课”等要求。
  
  “校方片面以为男生女生一起上课的话,学生会感到不舒服,一些课业压力大的校园,有学生还提出能不能一边做作业、一边听她讲课。”苏艳雯说。
  
  苏艳雯说,更为为难的是,在与一些校园商量性教育课程内容时,校方叮嘱最多的是,多讲青春期生理、性安全认识,少讲男女生的人际关系,以防早恋。
  
  妥协的往往是苏艳雯这一方,她对记者坦言,“咱们不会强迫孩子为了上一节性教育课,一直处在很焦虑的状态下,讲堂上讲了什么,他们彻底没在听,这不是咱们想要的。”
  
  不过,妥协之后,状况在近几年呈现了反转,越来越多的校园主动向“爱生长”等安排抛出邀请,请他们走进校园教授性常识。苏艳雯说,这是由于近年来现实生活中,儿童遭猥亵或性侵现象正在引发社会注重。
  
 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数据显现,仅在2013年至2016年,全国法院审结的猥亵儿童犯罪案件就多达10782件。
  
  “一些家长被如此惊人的数字吓到,他们反而成了‘草木惊心’,现在他们希望校园多讲一些青春期、防性侵的保护。”苏艳雯说。
  
  不过,苏艳雯也表明,现在校园方面将性教育课程常态化、继续化的还比较少,“就广州来说,即使咱们安排做了这么多年性教育,也没办法说咱们在哪一所校园有继续性的服务。”
  
  材料图:合肥市洪岗社区联合合肥稻香村小学展开针对女学生的“性侵防备教育课”,进步学生们的防备认识。中新社发 张娅子摄
  
  性教育为何总是难落地?
  
  “普及性教育课程,校园有必要配置专门的性教育教师,但相关部分都没有给中小学专职装备这样的教师岗位,财政就不或许拨款发工资,教育资源经费就不或许拨付到从事性教育的讲堂上。”彭晓辉说。
  
  此外,彭晓辉表明,当时,我国性教育的法规并不缺少,但可操作性不强。
  
  记者查阅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》发现,第二章第十三条清晰,校园应当在学生中,以符合受教育者特征的适当方式,有计划地展开生理卫生教育、青春期教育或者性健康教育。
  
  彭晓辉对此解读为,“从这个法规来看,校园假如不进行性教育,就相当于违反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。”
  
  2013年9月,教育部、公安部、共青团中央、全国妇联联合发布《关于做好预防少年儿童遭受性侵作业的定见》,要求各地教育部分、共青团、妇联安排要通过讲堂教育、讲座、班队会、主题活动、编发手册等多种形式展开性常识教育、预防性侵犯教育,进步师生、家长对性侵犯犯罪的认识。
  
  2016年10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“健康我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,纲要要求,以青少年、育龄妇女及活动人群为重点,展开性道德、性健康和性安全宣传教育和干涉,加强对性传达高危行为人群的归纳干涉,减少意外妊娠和性相关疾病传达。
 

教育教学 | 招生考试|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COPYRIGHT 2013-2020 宜宾青少年宫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
邮编:679300